好文: 棉绒细毛的动物是什么生肖

尼克船长 62

它是工业革命的催化剂,也是奴隶贸易中的一大支性,也是美国内战中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早在三千多年前,棉花就已经出现在了人们的织布机上。棉花在野生的状态下,是一种长茎的多年生植物,但为了迎合现代化工业农业的需要,商品棉被培育成了一种一年生的短茎植物。棉属植物一共有39种不同种类的棉花,最终陆地棉这个种类主导了商品棉的领域——如今,陆地棉的产量达到了全球棉花产量的90%。

棉花用途广泛,从绷带、尿布到平纹细布和纸张,几乎毎一种以织物为基础的产品都要用到棉线。棉籽可以制成肥皂、人造黄油以及食用油。其棉绒纤维则能制成化妆品、肠衣、炸药、塑料。另外,冰激淋、发射火药、口香糖也都含有来自棉花的纤维素。但在工业化尚未成熟之前,棉花的意义就仅仅在于纺织布料了。

人们却很难将微微海风中农舍窗户上飘扬的窗帘与棉花生产过程中的那种疼痛而又艰辛的劳作联系起来。可是,将闷热田野里的棉桃制成一卷一卷的窗帘布料却是一件极其辛劳的事情。

棉花的花朵里的种子成熟后会长出棉桃,那种独特的毛绒圆荚,便是人们所需要的棉花。这些棉桃需要从陆地棉的植株上摘下来装进背包里。而这一劳作的过程,被无数的西方艺术家以绘画的形式记录了下来——而记录的场景无不是象征着丰收与无边财富的广袤棉花田,与一道道弯着腰忙于采摘棉花的黑色身影。就如同我们今日看到联合收割机时,会感慨一下这特种机械这么贵,拥有它的人该能种多少地啊一样,当年白人看到地里成排的黑人,心中的感受便是如此了。可能还尤有过之,毕竟黑人不仅等于收割机,还等于运输拖拉机、棉花加工生产线以及纺织工、染色工。

被采摘下来的棉桃会被统一收集起来,进行下一道工序——轧棉。将棉花放在顶板上拉过,把构成皮棉的棉绒细毛与包在里面的种子分幵。这些皮棉将被制作成棉线。去掉所有的杂质后,皮棉要经过梳理,以理顺这些棉纤维以备纺成棉线,再织成布。这里忍不住提一句,如果深入了解一点人类工业——现代工业与传统手工业的生产方式,我们或许就对于人类历史上的酷刑想象力的来源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不仅如此,如果再深入了解一下工业的细节的话,很多我们认为是科幻或是富有想象力的创作,也仅仅就是一个工人有了点丰富的幻想与浪漫——说俗点叫神叨,说现代点叫戏精、中二病。

棉花产业在黑奴贸易的时代中蓬勃发展,伴随着工业革命的进步,巨额的利润被日不落帝国从全球各地的殖民地搜刮到了英国本土,成为了伦敦股票交易所建立的奠基石。

然而同样在英国,当年的英国并没有心情停下来等等那些没有适应新型社会生产模式的人民。18世纪时,英国成为世界上主要的棉布制造国家,大量的布匹从黑暗魔鬼的作坊中生产出来——而如今西方人给了黑暗魔鬼的作坊一个科学的名字:血汗工厂。在18世纪的英国血汗工厂中,加工着来自殖民地运来的海量棉花。而英国传统的家庭式作坊却被工业革命所带来的工厂化生产逼上了绝路,英国的人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他们放火焚烧纺织厂,有组织的实行暴乱,大范围的破坏工厂与机器,将大木块投入正在运行的机械中——轻者造成齿轮与传动系统的额外磨损,重者直接可能导致蒸汽机的爆炸。只不过这些试图开历史倒车的跳梁小丑们,没能跳过10年。随着工业制造技术的进步,在工业生产力以1000倍与原始生产力的时候,一切阻扰的声音就已经在英国本土默默的消失了。

而棉花所带来的社会冲突,在英国这边却只是冰山的一角罢了。

1855年,在棉花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品时,蓄奴现象便已达到了高潮。在美国南方,当时一半的人口都是来自非洲的黑人奴隶。据统计,其中320万人从事着棉花、烟草和甘蔗的种植园劳作,成为了当年美国畸形经济体的底层阶级。这个畸形经济体下层是黑奴,中层是种植园管理者与拥有者,上层是前往北美投资的资本家与英国的银行家。当这些海外的资本运作起新一轮的金融危机时,只有这些处于顶层的始作俑者才能全身而退。

可笑的是,当年掀起对于底层毁灭性打击的金融危机的一个抓手,却是由新兴媒体来宣扬的反奴隶制思想。而这次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南方种植园生产的大量棉花成为了北方工业州的生产原材料,而不是出口到欧洲国家。这就导致美国两拨资本之间的矛盾陡然升级,从而才引发了美国的南北战争——而为了削弱南方势力的基础兵源,林肯宣布废除了奴隶制,然后转手弄一个限制低端劳动力就业选择的新举措,成功的把奴隶制转型成了长工制,将美国从奴隶制社会进步到了封建地主阶级制度,是人类文明史上顶级文明带动原始文明发展的典范,是今后美国怀着一颗救世主的心态去帮同样困境的亚非拉一系列国家时怀有的坚定自信的来源。

美国的南北战争夺走了60W美国人的生命,而如今的疫情才铺垫了约20W,GOLD BLESS AMERICAN。

1865年4月南方联盟指挥官罗伯特•李宣布投降时,所有的奴隶才迈出了获得自由的一小步,但这场战争却并是一次经济上的灾难。棉花的生产转移到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比如中国和西非——这便是西方国家去工业化理念与实践的前身,当年资本出逃转移的是第一产业农业,最近资本出逃转移的是第二产业工业,当然,现在的资本出逃转移的是金融投资与不动产,看看香港的买办富豪做了什么吧。美国内战后,南方经济一片疮痍。尽管以前的奴隶已经获得了名义上的自由,可以耕种自己分得的一小片土地,并拥有了自由婚配的权力,但是他们还是太过贫困,被资本家把控的种子企业与他们农业文化的落后(相较于中国)使他们无法通过这些地养活自己。慢慢地,美国通过农业机械化和化学衣药再度复兴了他的第一产业,然而即便在试图复兴第二产业的今天,美国黑奴贸易带来的影响却丝毫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还破罐子破摔,成为了美国由于疫情、高失业率以及国家精神崩塌下,人民内部矛盾的宣泄点,让这一个本就已经溃烂见骨的伤疤,再度挨上了重重的一锤。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