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不羁的近义词(放荡形骸落拓不羁)

尼克船长 45

永和九年,岁在(guǐ)暮春之初于会(kuài)稽(jī)山阴之兰亭,修禊(xì)事也。

1、岁在癸丑:古代用干支纪年,东晋穆帝司马聃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为癸丑年; 2、暮春之初:指阴历三月初三; 3、会:集会;永和九年,东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谢安、孙绰、王羲之等41人在会稽郡(今浙江绍兴市)山阴县兰亭宴聚修禊; 4、修禊:古代风俗,每年阴历三月第一个巳日,后三国曹魏定为三月初三,人们去水边祭拜、洗濯,以消除不祥,称为修禊。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tuān),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shāng)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1、修竹:长竹; 2、激湍:流势很急的水; 3、映带:映照,萦绕;左右:两旁; 4、流觞曲水:顺波流放酒杯的环曲之水;修禊事时,人们于环曲的水流旁宴集,在水的上游放置注满酒的酒杯,任其顺流而下,杯停在谁的面前,谁便或赋诗,或饮酒,故而需要有流觞曲水;觞:盛满酒的杯; 5、列坐其次 :列坐在曲折的溪水旁边;次:旁边; 6、丝竹管弦:代指各种乐器;盛:此指乐曲之壮美; 7、一觞一咏:谓或举杯饮酒,或赋诗咏怀; 8、幽情:发自内心的感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chěng)怀,足以视听之娱,可乐也。

1、惠风:柔和的风; 2、品类:指万物; 3、游目:纵目观览;骋怀:让情怀尽情展开; 4、极:尽; 5、信:确实。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wù)一室之内;或寄所托,放浪形骸(hái)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1、相与:相互交往; 2、俯仰:周旋、应付,即生活; 3、诸:之于的合音;怀抱:胸怀抱负,指内心的感受; 4、晤言:会晤谈话; 5、因:凭借,指所爱好的事物; 6、放浪:放任不羁;形骸:形体; 7、万殊:千差万别; 8、静:安静,指晤言室内一 类事;躁:躁动,指放浪形骸之外一类事; 9、暂得于已:自己内心暂时得到满足。

[译文]人与人之间亲近交往,度过一世,有的人喜欢反躬自省,和友人在室内畅谈心得,有的则是寄托志趣于所喜好的事物,放任不羁。虽然各人所谋求与摒弃的东西互不相同,各人的性格或安静或浮躁也不同,但当他们遇到可喜的事情,得意于一时,感到欣然自足,都会忘记衰老即将到来。

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1、所之既倦:对所经历的事物已经厌倦; 2、系:连缀、随着; 3、俯仰之间:举首、俯首之间,喻时间短暂; 4、兴怀:引起感慨; 5、修短:寿命的长短;化:造化,指自然规律; 6、死生亦大矣:死生也是一件大事,语出《庄子•德充符》。

[译文]等到人们对于自己所获取的事物感到厌烦,心情随着事情的变化而变化,则难免会引发感慨。从前一度喜欢的事物,在极短的时间内已成为陈迹,因而不能不产生感慨,又何况人的寿命长短是天之造化,终究会归结于穷尽。古人说:死生也是件大事啊!这难道不令人痛心吗?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qì),未尝不临文嗟(jiē)悼(dào),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虚诞(dàn),齐彭殇(shāng)为(wàng)。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

1、兴感之由:产生感慨的原因; 2、契: 契约;契分两半,双方各执一半作为凭证; 3、临文:阅读文章; 4、喻之于怀:使内心明白; 5、一死生:将死生看成一样; 6、虚诞:虚妄的话; 7、齐:相等;彭:彭祖,帝尧时人,传说活八百岁;殇:夭折短命的人; 8、妄作:胡说;一死生、齐彭殇,都是庄子的看法。

[译文]每当看到前人所发的感慨,其缘由就像契约一样吻合,总难免要对前人的文章嗟叹一番,但心里却又不明白是为什么。我当然明白把死与生等同看待是虚妄的,把长寿与夭亡等同看待也是荒诞的。后人看待今人,也正像我们现在的人看待前人,这正是事情的可悲之处。

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译文]因此我列出今天与会的人的名字,录下他们所做的诗篇,虽然时代有别、行事各异,但是人们产生感慨的原因,那还是相通的。后人阅读这些诗篇,也会由此引发同样的感慨吧!

《兰亭集序》全文:

和九年,岁在癸(guǐ)丑,暮春之初,会于会(kuài)稽(jī)山阴之兰亭,修禊(xì)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tuān),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shāng)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chěng)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wù)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hái)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qì),未尝不临文嗟(jiē)悼(dào),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dàn),齐彭殇(shāng)为妄(wàng)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清 吴楚材 吴调侯《古文观止》评:

通篇着眼在死生二字。只为当时士大夫务清谈,鲜实效。一死生而齐彭殇,无经济大略,故触景兴怀,俯仰若有余痛。但逸少旷达人,故虽苍凉感叹之中,自有无穷逸趣。

《兰亭集序》:又名《兰亭序》、《兰亭宴集序》、《临河序》、《禊序》。

王羲之(公元321~379年):字逸少,东晋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书法家。他对我国书法艺术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人们尊称他为书圣。他出身士族,曾任右将军、会稽内史,人称王右军。辞官后,定居会稽山阴(今浙江省绍兴市),胸怀旷达,流连山水,以小字为乐。曾跟从有名的书法家卫夫人学书法,后又跟从张芝、钟繇学草书、正书,博采众长,吸取了魏晋诸家书法的长处,精研体势,推陈出新,创立了独特的风格,开辟了一种新的境界。人们称赞他的字飘若浮云,矫若惊龙,龙跳天门,虎卧凤阁,既飘逸飞扬、妍美流便,又雄强有力,变化多端。王羲之的诗文也写得相当出色,现有辑本《王右军集》。他的《兰亭集序》长期以来一直脍炙人口,此文的墨迹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