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 中学生性爱

尼克船长 33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

林木深深,花香鸟语,这是一片美丽的营地。此刻,营地上一名少女用面纱蒙了脸,手指上戴着戒指,她伸出舌头轻轻蘸了盐,走向对面的男人。

听起来这是多么美好啊,而那男人看起来倒也人模人样的,就是年龄忒大了点。

他是维克多·阿登·巴纳德,今年49岁,而那名少女,不过13岁。他们两人在举行婚礼。13岁少女的父母就在一边站着,但是没有任何制止的言行。

河路团契教主巴纳德和受害人林赛的合影

实际上,这场婚礼背后是一名少女的不幸,她的父母亲手将献给这名老男人。维克多·阿登·巴纳德可不是普通人,他是美国邪教河路团契的头目,少女的父母都是巴纳德的信徒。

少女的名字叫林赛,可怜小姑娘根本就不知道性是一个什么概念,却遭到了来自巴纳德一次又一次的侵犯,这样的生活给林赛带来了无尽的痛苦。

父亲卡门是在40多岁时成为河路团契成员的。他当时是一名专业的小号演奏家,住在宾夕法尼亚的诺里斯敦。自从前往明尼苏达为巴纳德和他的教徒做一些音响师的工作后,卡门就魔怔了,很快便举家搬迁到明尼苏达,自己和妻子都成了河路团契的忠实信徒。

教主巴纳德的营地

嫁给巴纳德后,即使他们的家离营地仅仅只有5英里左右,父母也极少来探望林赛。15岁的时候,林赛曾不堪虐待跑出营地,却遭到父母的责骂,父母表示对她很失望。

2014年,当27岁的林赛终于站出来在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Dr Phil》中控诉这一切时,她连声责备父亲,为何当年把13岁的她送给邪教头目?

2014年,27岁的林赛·托纳比在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Dr Phil》中当场质问父亲

面对女儿的控诉,卡门说:我感觉当时好像被巴纳德从精神上操纵了,我想到的只是女儿是在侍奉教会,之后的事我一无所知。

林赛父亲卡门坚称不知道邪教头目巴纳德会性侵女儿

这样的事在邪教中并不少有。

就在过去不久的2017年,美国有一件荒唐至极的事件震惊了网友:一对无良夫妇被邪教领袖洗脑,先后将六个女儿送给邪教领袖,连母亲也留下侍奉那人,让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2003年,卡普兰与丹尼尔·斯托茨弗斯在一场拍卖会上相遇结识成为朋友。当时斯托茨弗斯穷困潦倒,孩子成堆,居无定所,可以说是糟糕透了。卡普兰热心地帮助他们家改善生活、摆脱家庭破产,并与斯托茨弗斯合作做金属加工生意,他们的关系逐渐亲密起来。

卡普兰声称自己是一名宗教人物,渐渐地竟然做起了斯托茨弗斯一家的教师和精神导师,他称自己是先知,给家庭成员解梦,让孩子们喊他Lave,这个词的英文意思是主。

丹尼尔·斯托茨弗斯(左)将女儿送给卡普兰(右)作为礼品。(美联社图)

斯托茨弗斯的妻子塞维利亚读书时只念到八年级,在19岁跟丈夫结婚前是阿门教的学校教师,一直在家里教育孩子,卡普兰的言谈举止让她感觉特别有学问。卡普兰给斯托茨弗斯一家传授关于女性社会地位方面的知识,女性应该如何去做妻子,天生就该顺从。最后,他表示要通过注入他的血脉的方式,即跟斯托茨弗斯的女儿生孩子,来强化斯托茨弗斯家族的血统。

卡普兰他说与女孩们发生关系是神的意志,是神托梦给他口谕,告诉他应该娶六个未成年女儿。

就是这样荒谬的言论,斯托茨弗斯信了,在长时间的相处中,卡普兰已经洗脑了整个家庭,寻求权力,操纵和控制,向他们灌输了性侵儿童是神的旨意的观念。

2009年时卡普兰将斯托茨弗斯赶出他们自己的家,使他们不得已在野外宿营住了几周,最后住在了出租屋里。就是在那段时间,家里的2个大女儿开始跟卡普兰住在一起,这对夫妇还答应卡普兰说他们时年9岁的二女儿,长大后也会是他的妻子,而她们的大女儿当时也才13岁。

卡普兰则在最后明确表示他将要带走所有6个较大的孩子作为妻子。

到2016年,这一个家庭里不仅2个大女儿,而且她们的7个小妹妹,也搬到卡普兰住处。她们的母亲塞维利亚,也被她的丈夫以妻子的名义送给卡普兰。妈妈曾对女儿们说:所有女儿服侍同一个丈夫是件好事。

女孩儿们在家里穿着家庭缝制的衣服,蓬头垢面,气味熏人,屋子前门附近散发出难闻的尿味。社工和探员去的时候在房子里没有发现肥皂、洗漱用品,或者牙刷,也没有足够的床供孩子们睡觉用。空气床垫设在楼上,那里窗户无法打开。

女孩儿们被限制在卡普兰的住宅内,不准与外界接触,不准跟外面的孩子一起玩耍。卡普兰告诉他们跟外界接触会招惹邪恶。她们只能在家照看小孩,打理花园,还负责照料变态的老男人。

邻居们一直以为这些年轻的姑娘是卡普兰的女儿,却不知这些女孩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直到2016年,一位路过卡普兰家门的护士看到院子里玩耍的孩子时心存疑虑,觉得情形看起来不对,就以孩子存在健康和安全问题为由拨打911电话报警,警方迅疾展开行动,在费城东北20公里卡普兰的家中将其逮捕。他们发现其家中住着11个孩子。9个较大的是姐妹,年龄在3岁到18岁之间,是塞维利亚和丹尼尔·斯托茨弗斯的女儿,也是卡普兰的妻子们;最小的2个是卡普兰与姐妹中的老大生育的——一个3岁,另一个10个月大。

萨维拉·斯托茨弗斯去年被送去接受初审。(美联社资料图)

根据法院审理情况,卡普兰强奸或性侵6个较大的姐妹,让最大的女孩怀孕两次。性侵开始时,女孩大都是在7和11岁之间,并持续多年。

而身为母亲的塞维利亚说,我们理解……那是在做正确的事情,是按照神的指引在做的。

严格来说卡普兰并没有创造出一个邪教,但他创造出了一个完全封闭的、邪教组织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在女孩儿们的思想中植入恐惧,将她们囚禁起来,在这个世界她们只信任他一人。

卡普兰一人的洗脑尚且能用这么大的迷惑力,那些庞大的邪教更是不知祸害了多少单纯而无辜的孩子。

摩门教派基要派奉行一夫多妻,教主杰夫·沃伦斯有79名妻子,其中不少都是信徒奉献的女儿;韩国摄理教教主声称与他性交可以洗清罪恶,多少父母被蛊惑将亲生女儿双手奉上……

韩国邪教摄理教头目郑明析

可怜天下父母心,父爱和母爱本来是世上最纯粹最深沉的爱,在邪教的洗脑下父母却亲手将孩子拉进深渊。

好文推荐

核心教义是性交:教徒都是后宫,性侵女高中生的邪教头目出狱了

网上突然出现了她的通缉令:接了一个电话后她便再也没能挂断过

提高警惕!你的孩子可能被这些视频荼毒:西方不良亚文化恶魔在入侵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