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碑谷怎么玩(纪念碑谷背后的恐怖故事)

尼克船长 28

无论你是不是游戏迷,你都一定听说过纪念碑谷这个游戏。它画风清新,构思精巧,超大的脑洞和奇异的萌点,让全球玩家都疯狂地为它点赞。

阿信当年也是它的忠实粉丝,被朋友安利后,立刻沉迷其中,通关之后竟还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现在,我们再度回顾这个游戏,回想我们操作主人公——艾达时的心情。在冒险与发现的快感之后,这个游戏呈现出的却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孤独

艾达唯一的朋友——图腾

她不需要收集金币和星星,不用吃一堆可以变强的东西,她所需要的,只是向纪念碑归还物品。

纪念碑谷因何形成?

艾达为何来此?

这些都没有明确的解答……

亦正亦邪的乌鸦,扮演者怎样的角色?

在迷宫深处,有一面镜子,艾达经过这里时,镜中会映射出另一个形象,这种宛如庄周梦蝶的梦境,在游戏结束之后,仍能回味良久。

"朽骨暗夜候多时,沉默的公主,您已徘徊多远?山谷曾为人之居所,而今,前人的辉煌,只化为石碑座座,窃贼公主,为何您又归来?"

除了画风和构思之外,游戏的最大亮点,就是对于迷宫的设计

纪念碑谷创作原稿

观察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错位的矛盾空间,即在二维画面上可以实现,但在三维空间中却无法做出的立体造物当厌倦了完美的 3D 空间,这种不合逻辑的双重视觉形象,让玩家们眼前一亮。

纪念碑谷的脑洞之大,让小伙伴们纷纷惊叹原来游戏还可以这样玩!然而阿信最近在看书的时候无意得知,这个游戏的原型竟然更加精细有创意,甚至让人细思恐极。

这就是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画家埃舍尔。

埃舍尔画中的元素,几乎出现在纪念碑谷每一个画面中

毛里茨·科内利斯·埃舍尔是荷兰画家、版画家,以作品中矛盾空间的设计而著称。他的画作以平面镶嵌、不可能的结构、悖论、循环等为特点,兼具艺术性和科学性,而至今他的粉丝们都以还原画中的不可思议场景作为挑战。

埃舍尔《观景楼》(Belvedere)

(阿信表示,看多了真的会觉得脑子不够用……)

如果你还想挑战一下自己的脑洞的话,不妨来看看埃舍尔最经典的画作之一:

相对性

Relativity

入坑之前提醒你一句,

如果对自己的胆量和想象力没信心的话,

最好别跟自己过不去了……

《相对性》(Relativity) by埃舍尔

(点开可看大图)

《相对性》侧重于建筑的样式,全然没有志怪小说的那种惊悚氛围。没有面部刻画的人只是单纯的记号,大概谁都不会害怕。不过,看不清眉眼的人,其情感表达是个谜,好比无声世界里的人肯定难以交流。尤其是看不到有生气的东西,楼梯、门、地面、墙壁、花瓶、长凳、外界景色,每一样东西都平凡之至。

不安的源头在于,有的人的地面正是另一些人的墙壁,好像这种异常只要一瞥就能引起无序的、荒谬的错觉。

可是,事情并非如此。

这座建筑物内的楼梯空间是建立在理论计算的基础上,结构非常复杂巧妙,三个重力世界的三个地面严丝合缝地呈直角相交。

如果我们假定以室外的景色为基准,将建筑物内部的人上色的话,或许有助于理解:

《相对性》简化版

01

左上角

明亮的室外有两个挽臂而行的人,我们姑且称之为蓝人。确认他们的地面时,需要将本书顺时针旋转90 度,然后再重新观察这幅画,立刻就能发现 蓝人的伙伴。

蓝人视角

两人侧面圆柱旁边站着向里看的人也是蓝人。

在他前面,沿着黑色墙壁缓缓走下楼梯的空手的人也是 蓝人。

楼梯厅中央背着背包向上走的人也是 蓝人。

还有一个,以圆柱旁的 蓝人的角度,其右侧有个向下的楼梯,那里有一个正带着大篮子下楼的人。蓝人共有6 个。

02

右下角

其次是右下角的室外。姑且称在桌前吃饭的两个人为绿人。将本书逆时针旋转90 度, 绿人所在的地面就一目了然了。

绿人视角

一个 绿人端着酒瓶和玻璃杯从前面的楼梯走下来,瓶里可能是水。

在楼梯厅中央偏左的地方,楼梯旁边的长凳上也坐着一个绿人。对这个 绿人而言,墙壁的所在就是 蓝人的地面,刚才背着包的 蓝人正经过这里。

蓝人脚下凹陷的部分是 绿人的门扉。还有一个 绿人,扶着读书绿人斜上方楼梯栏杆向上走。

同一个楼梯( 水平部分和垂直部分相反), 蓝人正在走下楼。绿人共5 个。

第三个读书绿人的前方开了一个大洞,在阳光照耀下,热带树木枝繁叶茂。与蓝人世界里叶子几乎掉光的树正相反。

03

正下方

背对着这边、走上画面最前面楼梯的人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住民,姑且称之为红人

红人视角(初始视角)

右上部从高处向下看的人也是 红人,还有一个 红人走下他右手的楼梯。

同一个楼梯的内侧是 绿人的世界,刚才端着酒瓶的 绿人正在下楼。

画面左边还有一座呈V字形的楼梯,有上楼的 红人,还有一个 红人已经过了楼梯缓台正向下走。红人一共5 个。

16 个人就是这样在同一个空间里生活,但是他们的地面各自不同,自然也难以交流。他们一旦相互碰面的话,肯定会非常吵闹。

与其说是可怕,不如说是厌烦,内心不安却又毫无办法。例如正在读书的绿人稍向右坐一点儿的话,就会碰到在墙壁上行走的背包的 蓝人。

以 蓝人这边的角度看,从墙上冒出来的 绿人的身体会挡住自己的去路。

端着酒瓶的 绿人正要进入的房门,如果以前面楼梯上来的红人的角度看,不啻一个突然出现的危险的陷阱,绝不能再向上走了。

可见,他们之间并没有意识到彼此的存在。不过唯一的接触点楼梯是个神秘所在,把不同世界里的同类联系了起来。他们或许会突然意识到什么吧。

这幅画还另有恐怖之处,就是我们这些努力稳定自己视点的鉴赏者。

三个不一样的世界,三种不一样的地面,而且任何一种地面都不与绘画边缘平行,而是有微妙的偏差。所以长时间观看的话,会产生一种类似晕船的感觉,以至于疑惑自己脚下的地面是否稳定,就好像在空中飘浮的同时向下看。乍一看这三个世界,人来人往,好像气球做成的人偶,像魂魄一样在空中游荡。

如此看来,我们可能是第四个世界里的居民。从我们这个世界观察绘画里的那些世界,实际上可能是那些世界正在观察我们……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