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小说里面带贪狼星(贪狼是哪部小说里人物)

尼克船长 33

哈喽!小伙伴们晚上好呀,好久没来给大家推荐小说了,最近又又给大家撸 了几本好看的军事小说,里面的人物描写很丰满,主角配角都是有血有肉的,每个人物都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特点,情节跌宕起伏,剧情环环相扣,看了就停不下来的那种,喜欢的小伙伴一起看看吧!

第一本:《最强之军火商人》作者:江山挽歌

简介:

我若静下心来,世界都要俯首称臣!!每一名战士都是他赚钱的工具。 战争之王是人们对他的称呼。但他更愿意人家称呼他为商人,一个引领特种生意攀上巅峰的旗手! 我这辈子做过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将洛克.马丁下神坛!

入坑指南:

唐刀这意思很简单。

你特么算哪根葱?

艾德扎那稍显英俊的脸上顿时就露出猪肝色,他的雇员已经忍不住了,背后一黑人,使劲一把推了下唐刀,直接抽出手枪来,顶着唐刀脑门。

这动作顿时就点燃了气氛。

也不知道罗伯特这右手怎么动的,甚至就是一眨眼的时间,拔枪,射击!

砰!

子弹黑人的手腕上,卡在腕骨上,后者惨叫一声,枪没握住就掉在地上,吓得亡魂大冒,惊恐的拔腿就想跑,被唐刀从后面一脚给踹翻,然后在艾德扎目瞪口呆中扣住他脑袋,像是拖垃圾一样拽着,这近战,唐刀可是马伽术M3级。

NCOS掀开西装,两人很迅速的保护住唐刀往后退,另外三人端着P90冲锋枪竟然来了个扫射!

这种FN公司生产的单兵自卫武器也不过50厘米长,完全能藏在衣服下,这是奥斯本找来的,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里搞的。

有这火力,艾德扎对面的人怎么扛得住?

瞬间就被打成筛子,其中还包括卡利诺夫卡,他脸都被打烂了,看不清楚五官。

在枪声响得一瞬间,安德里耶维奇和麦德维丘克就已经趴在了地上,看着那满地的尸体,两个人的表现也截然不同,后者是抱着脑袋瑟瑟发抖,而前者则是满是不敢置信的用俄语呢喃,苏卡不列,苏卡不列…

你让我把货让给你?唐刀低着头看着被自己锢住脖子的艾德扎,嘴角一扬,后者脸变得煞白,汗珠不断地从脑门儿渗出来,那嘴唇都在发抖,呼吸声都开始变得恐惧。

唐刀右手上还夹着雪茄,慢慢抬起手,对着艾德扎脸就烫了下去。

啊啊啊…艾德扎痛苦惨叫着,不断挣扎着,挥舞手脚,那脸上都传来烤肉的味道,唐刀从罗伯特手中接过手枪,对着他肚子连开数枪,背后冒起血花,那名贵的衣服都被打穿了好几个洞,鲜血还溅了一身。

手一松开,艾德扎就趴在地上,死不瞑目!

唐刀弯下腰,把皮鞋上的血渍擦干,随手丢在对方身上,右手揣在兜里,深深看了眼后,转过身,脸上一扬,很抱歉,麦德维丘克将军。

你杀了他们。

安德里耶维奇声音还在发颤,不敢相信,眼前这原本笑眯眯的亚裔竟然说杀人就杀人。

我很抱歉。唐刀耸了耸肩,搀扶起他们两人,很真诚,他要的货我全都接了!

你杀了卡利诺夫卡。麦德维丘克终于回过神了,吞了口唾沫。

唐刀这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不不不,将军,他们是内讧,自杀死的。他轻声说着,边帮麦德维丘克整理衣服,一张银行卡却顺势放在了他的军装上衣兜里,趴在其耳边道,这张卡是刚才我在地上捡来的,一定是您掉的。

里面是三十万美金。

麦德维丘克猛然一睁眼,他心脏也是一滞,低着头看了下那露出半截的银行卡,眼神闪烁。

唐刀又看着安德里耶维奇,先生,我想我们还有很多生意可以合作,你说呢?

对!他们是内讧的,我看到了,我看到是那个黑人打死的卡利诺夫卡上校的。就在这时,趴在后面那后勤士兵突然开口,半举着手。

Very good!唐刀赞叹的看了他一眼,勾了勾手指,先生,您叫什么名字?

安涅奇卡.阿尼亚,我是土耳其裔。

很好听的名字。

唐刀说完,闭上嘴,看了眼安德里耶维奇后说,也很聪明。

安德里耶维奇心里冒着凉意,很艰难的赞同点头,安涅奇卡脸上一喜,他以为自己小命是保住了,但谁知,下一秒,前者竟唐刀手里夺过手枪,对着他连开三枪。

厉害,枪枪都很准。唐刀看着胸口上的伤口,很满意的竖起大拇指,对着安涅奇卡说,上帝最喜欢聪明的人了,他会爱你的。

唯一的局外人,也终于死了.

第二本:《交锋》作 者:可大可小

简介:

在一般人眼中,他是平庸、无能、贪婪,甚至有些愚蠢的巡捕。因为他,经常行动失败,多次无意泄露了重要情报。但他交友广泛,善于溜须拍马和钻营。其实,他一直受我党...

入坑指南:

以朱慕云现在的职位,他能邀请的对象,也就是处一级的官员。他毕竟只是副科长,如果邀请副局长,或者局长赴宴,面子就不够了。当然,不够归不够,宴请还是要宴请的。

来不来,是人家的问题。请不请,那就是朱慕云的问题了。最终,人家都没来。朱慕云甚至连方本瑜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拒绝了。

在古星饭店,朱慕云足足摆了五桌。曾山、李自强、孙明华、吴国盛等有过来往的,单独坐了一桌。剩下的四桌,都是来混吃混喝的。在警察局,只要能白吃白喝,那有如蝗虫一般,全部涌了上来。

吴队长,你们何大队长怎么没来?朱慕云四处转了转,其他四桌,他让任纪元打招呼,自己只负责招待这一桌。

他上午有行动。吴国盛随口说。

何大队长亲自出马,是大行动吧?朱慕云问。

是不是大行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就算真有收获,跟特务处也没关系。吴国盛摇了摇头,就跟当初朱慕云和贺清和,借调给行动队一样的语气。

行动队的行动,会跟特务处没关系?难道是特高课借调?在古星,也就特高课能支使行动队了吧?能让何梁亲自参加的行动,应该不会是小事。朱慕云心想,千万别跟邓湘涛今天的行动有关。

虽然朱慕云很想问,但他知道,这个话题,不适宜再谈下去了。何梁既然不在,晚上看有没有时间,到时再单独宴请何梁,看能不能套出点有用的线索。

按照规矩,朱慕云得敬所有人的酒,可几十个人,每个人喝一杯,他非醉死不可。就算是这一桌,也有十来人,朱慕云每个人喝一杯,也得小半斤。他的酒量,倒也能坚持。但这样的场合,坚持到最后,肯定也是酩酊大醉。

与其最后喝得稀里糊涂,不如提前主动醉。朱慕云敬了曾山、李自强、孙明华等人手,酒力不支,滑到了桌子底下。

其他人或许都看笑话,但任纪元不敢。古星饭店上面是有房间的,虽然很贵,但也给朱慕云开了一间。

任纪元,到缉查科,适应得很快嘛。吴国盛见任纪元忙前忙后的,酸溜溜的说。

任纪元和路荣丰,以前都在他手下干过。任纪元在自己手下的时候,可没现在这么机灵。再看看现在的任纪元,都快成朱慕云的仆人了。

吴队长,不适应得快不行啊。看看路荣丰,现在还躺在医院呢。任纪元说。刚才他送朱慕云上楼,一进房间,朱慕云就醒来了。朱慕云装醉,连他都没有看出来,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任纪元,你是我们特务处出去的人。以后特务处,如果求到经济处,你可得帮忙。吴国盛说。

朱科长也是特务处出去的,只要是特务处的事情,肯定没二话。任纪元说,没有朱慕云点头,这样的事情,他可不敢随便应嘴。

说来说去,还得找朱慕云,看来你在缉查科,连个跟班都不如。吴国盛嗤之以鼻的说。

能做好朱科长的跟班,就已经很不错了。任纪元好像没有听出吴国盛的讥讽,反而自得的说。

我跟你说,这五桌可得上百块,朱慕云醉了,你等会可得付账。吴国盛提醒着说。

第三本:《暗影谍云》作 者:深蓝的国度

简介:

从白雪皑皑的黑土地,来到风起云涌的沪市,一人多面,他心思细密、他机智灵活、他信仰坚定,周旋于错综复杂的环境中,与日伪展开生死博弈,谱写地下工作者炫丽的征程!

入坑指南:

特务科情报股的七个小组,携带必要的行李、经费和电台,乘坐着日军的飞机分赴各地,降落在距离国统区边界最近的日军机场,然后再潜入国统区,而当天中午,这个消息就被许睿阳传递给了局本部。

还给出两个消息,一个是汪经卫的住处位于虹口区,处于海军陆战队的严密保护下,另一个是,他即将成为汪伪政府特务委员会的警政专员,协助周坲海处理联系警察系统的事务。顺便也提醒局本部,王天牟需要提高警惕,改变日常活动的场地。

我们的天狼星,在沦陷区兼职做得越来越多,情报网拓展的越来越大了,现在居然接触到了周坲海!

特务委员会?这位周兄也盯上了丁墨村和李仕群的特务机关,他看的很透彻,知道想要巩固自己的地位和威慑力,手里必须掌握武装力量。

天狼星可是大手笔,一次就给我们国统区派来了七组四十九个特务,局本部准备的怎么样了?戴立笑着问道。

情报处、行动处和经理处联合,搞了一个秘密走私小组,暗中操纵各地的走私商,逐步的和这些特务接近,然后把手里的物资卖给他们,再接收沦陷区来的物资,卖给国统区的商人。

我已经通知所在地的站长,要对海昌贸易公司的当地办事处,予以暗中保护,给他们的借口是,这是局本部获取经费的渠道,密切关注办事处的动静,观察接触的人,每周必须要专电汇报一次。潘琦吾说道。

这还不够,我们在军队里面有内线,挑选各地老练的特工,作为传递情报的途径,以走私或者是倒卖物资的名义接触这些特务小组,然后装作被收买,把伪造的、过时的情报高价卖给这些人。

特别是山城这边,要情报处和行动处联合操作,把暗中参与走私的那些官员和商人,秘密掌控起来,而且是日本人必须能够查到的,以前就存在着这样的行为,不是刚刚开始。

情报务必做到九分真一分假,核心消息自然是假的,陆续帮助天狼星建成一张情报网,这样,他就能进一步得到梅机关的重视。

日本人的情报网,按照常理来说是不会泄露给天狼星知道的,这是两个系统同时进行,局本部能够支援他的,也就是这些了。戴老板说道。

在国统区的地盘里,军统局属于主场作战的优势,可动用的资源非常丰厚,无论是人力物力,天狼星的七个特务小组,将会成为迷惑日伪的重要途径,军统局把这个行动代号为烟幕。

局座,属下认为,天狼星的价值越来越高了,我们应该对他的安全做些防范,是不是可以把冯启东调回局本部,他是外面唯一一个知道天狼星身份的人。潘琦吾说道。

这个建议提的好,可以,你给新京情报组发电,派人接替冯启东的工作,做完交接后,立刻回到局本部述职。戴立点点头说道。

那王天牟怎么办?是不是先让他回来或者调离沪市?潘琦吾问道。

王天牟因为和军统局沪市区的书记赵理君闹矛盾,把沪市区搞的是乌烟瘴气,戴立不得不把毛宛里调到沪市区担任总督察,而对王天牟实施罢官免职一撸到底,随后虽然再度启用,可双方的心病已经落下了。

我虽然对他很信任,可他似乎不怎么信任我,陈明楚是他的人事科长,既然已经投靠日本人当了叛徒汉奸,他自己的处境自己心里清楚,要走什么路,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戴立摇了摇头说道。

许睿阳自然比谁都清楚,想要获取日本梅工作潜伏特务的名单,是很不容易的任务,估计这些绝密,就掌握在影佐祯昭和南造云子的手里。

而影佐祯昭身为机关长,平时没有重要工作是很难见到的,南造云子是经历过长期潜伏,实战经验丰富的资深特务,找到她的失误,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他不着急,因为着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加文先生,我需要长期租赁最少四艘千吨级的商船,专门运送棉布棉纱、西药、橡胶轮胎等货物到大西南,然后把大西南的猪鬃桐油和松香等战略物资运回沪市,我希望得到您的帮助。许睿阳约见了加文。

好啦,以上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了,喜欢的小伙伴记得点个赞哦,我是头条小白,热切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非常感谢大家!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阅读

分享